南方财富网-生活频道

生活首页
社会百态 情感生活 娱乐八卦 体坛靓影 爆笑图文 军事历史 旅游趣闻 健康人生 育儿经验 IT世界 汽车风云 地产动态 小常识 安全知识

风筝分集剧情 风筝第36集剧情 马小五营救专家行动失败

2018/1/5 14:57:12 生活网 http://life.southmoney.com

  风筝第36集剧情介绍

  马小五营救专家行动失败 秘密材料遭各方虎视眈眈

  韩冰在去图书馆借书的时候,在登记簿上看到了马小五刚刚借了一本关于香港的风土人情及交通状况的书,在结合冷眉珊之前所说的话,她很容易便猜到,马小五是去香港执行任务了,而宫庶此时就在香港,十有八、九这个任务和宫庶有关。韩冰将自己的判断跟陈国华说了,陈国华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她,也便承认了。

  马小五曾经两次败在宫庶手下,两次身负重伤,可陈国华依然派了他前去,韩冰知道,这是组织依然对自己之前被俘的事有所怀疑,否则,最适合去执行这个任务的人,非自己莫属。她将这些话一股脑儿地倒给了陈国华,将自己一直以来咽不下吐不出的那份郁卒全都发泄了出来。陈国华想要安慰她,韩冰却起身离开了,陈国华只能暗暗叹息。

  马小五到了香港以后,按照预先说好的时间到了接头地点香江茶楼,他要了一份云吞面,拿了一份香港商报,边吃边看。随后,便有三男一女坐到了他身边,那女子环顾一下四周,直接来到了马小五面前,装作向他借报纸,和他对上了联络暗号。

  第一次接头一切顺利,马小五便起身离开了,他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四个人将会于中午十二点、十二点零八分以及十二点十四分分别到达尖沙咀皇后酒吧,与自己进行第二次碰面,与他讨论计划的具体实施方案。

  马小五一边走一边注意着自己的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他提早来到了皇后酒吧,随机定下了一间包间,并对房间里的所有器物都进行了一遍仔细地排查,边边角角都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窃听装置之类的东西,马小五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这些都是郑耀先传授给他的经验,如今真正运用到了实战当中。

  到了约定好的时间,三男一女分别按照时间一分不差地来到了皇后酒吧,通过前台找到了马小五的包间,看看时间分秒不差,也都没有任何异常状况,马小五确定了他们就是自己的接线人无疑,于是他便和四人进行了互相介绍,那个女子自称叫做华女,一星期前已经接到指令,进入了椰林酒店做客房服务生,和她一起来的是她的丈夫庆元,另外两个人分别是的士司机阿成和爱喝酒的酒精陈。

  在此之前,北京曾经派出过两拨人马来接应这位火箭专家G先生,但行动都被宫庶破坏了。椰林酒店是一位有身份的英国人开的,在全港乃至海外都极有影响,这一点令各方势力不得不投鼠忌器,因此国民党特务不敢在酒店内肆意妄为,所以两次下手都选在了酒店门口和附近。

  马小五经过反复思考,敲定了一套狸猫换太子的行动方案:让华女将G先生的一位密友写给他的一封信转交给G先生,和他沟通好行动方案,然后由这三个男人中的一个假扮G先生,偷偷进入G先生的房间,以犯心脏病为由从椰林酒店正门被抬上救护车,然后由华女和酒精陈护送G先生从酒店后门悄悄离开,坐上在那里等候的阿成的出租车前往码头,上船之后众人的任务就算结束。

  那四人对这套方案均无异议,虽然马小五一开始就说明,假扮者有可能遭遇冷枪,有性命之忧,但酒精陈和庆元还是争着要当这个替身,最后马小五决定由具有文人气质的庆元来假扮G先生。

  到了晚上,一切都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庆元扮成犯病的G先生被抬上了救护车,一切都十分顺利,并没有传来意想中的枪声,马小五却反倒紧张起来,往往越是看似水波不惊,越有可能隐藏着惊涛骇浪,他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知道,宫庶既然成功地打掉了前两拨人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两次交手均惨败给宫庶,马小五的腿和他的肺突然痉挛了起来,他不由得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之后,G先生也在酒精陈的陪同下步出酒店后门,顺利上了阿成的出租车,在不远处暗中观察的马小五见事情顺利,便装作若无其事地从前门穿过酒店到后门外找到了阿成的车,可他打开车门后却发现,阿成和G先生已经饮弹身亡了。马小五愣怔了片刻,下意识地拎起G先生的皮包跑开了,他刚刚离开,车子就轰然爆炸,在附近巡逻的警察很快就赶到了。

  马小五匆匆跑回自己的房间,将G先生皮包里的几页材料用微型摄像机拍了下来,刚刚拍完,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马小五连忙将交卷装在塑料袋里吞了下去,并把材料焚烧后与微型相机一起冲进了马桶。警察冲进来搜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便将他带走了,马小五不知道的是,此时,庆元等三个人都已经遭了毒手。

  到了警局,马小五被保密局安插的兰探长严刑拷打,威逼他交出皮包里的东西,马小五自然不肯吐露一个字。后来警察局接到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通报,称如果他们能合法地撬开马小五的嘴,套出G先生手里的东西,可以任由他们开价,警局便派出号称亚洲问题专家的詹姆斯接手了马小五的案子。

  由于有目击证人和法医鉴定证明,马小五只是在G先生死后捡了一个不值钱的皮包,根据香港法律这根本不构成犯罪,詹姆斯也只能羁押他八个小时,八小时后只能护送马小五安全出境。

  詹姆斯为了撬开马小五的嘴,就带他去辨认了庆元等人的尸体,询问他是否认识,马小五装作害怕的样子,一点都没露出破绽,面对詹姆斯拿出的马小五和那三人认识的证据,马小五却避重就轻,巧妙地替自己开脱了。詹姆斯那马小五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暗暗想着,也不知道这个中国人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小狐狸,为什么和他交手的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力使不出,但无论如何,他都不准备在未来几个小时里轻易放过马小五。

  椰林酒店门口的那一幕和随后的几起凶杀案都是宫庶暗中搞的鬼,当他得知马小五只要交了保释金就能被释放,十分吃惊,但转念又觉得十分有趣。自从台湾方面接到了山城潜伏特工的情报,得知马小五要来港,他还失望了好一阵子,觉得马小五不配做自己的对手,如今看来,他倒是长进了。只是马小五的路数让宫庶觉得十分熟悉,似乎与郑耀先如出一辙,但他却没有想到,马小五会与自己师出同门,在他心里,任何人都有可能投共,唯有郑耀先不可能。

  宫庶接到台湾的指令就是阻止火箭专家投共,如今任务完成了,至于G先生手里的东西,宫庶并不太感兴趣,但他知道,那东西一定是被马小五拍下来吞到了肚子里。兰探长不甘心眼睁睁看着胶卷落在共产党手里,宫庶却觉得,落在共产党手里也比落在英国人手里强,国共两党就像是两兄弟,关起门来打架可以,但是决不能便宜了外人。

  郑耀先一大早就被吉普车从劳改农场接了出来,但马小五并没有来,郑耀先心中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他知道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而且和马小五有关。到了公安局后,郑耀先从陈国华口中得知了此次行动,他十分生气,预感马小五此行将会有危险。

  马小五是郑耀先的关门弟子,虽说两人开始时谁都看不上谁,但这几年下来,郑耀先在马小五身上投入了全部的精力和心血,早就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徒弟甚至是孩子一样,而马小五也早就真正地将郑耀先当做了自己的师父,师徒两人的感情十分深厚。

  郑耀先深知马小五还欠历练,不够成熟,难以对付久经沙场的宫庶,他不由得为徒弟捏了一把汗,甚至威胁陈国华,若是自己的宝贝徒弟出了什么意外,他后半辈子就别想好过,陈国华对他这护犊子的表现十分无语。

  两人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一直没有马小五的消息,郑耀先更沉不住气了,他连死的心都有了,马小五是他后半生的心血,他隐姓埋名二十二年,什么都没有得到,战友被他熬得牺牲了,家也被熬得妻离子散,假如再失去这个徒弟,他真的是活不下去了。陈国华被郑耀先的一番话说得也不禁潸然泪下,心酸不已。这时,有人来报告了香港那边传来的行动失败的消息,得知相关人员均下落不明,陈国华的一颗心跌倒了谷底,此时,他有不由得开始埋怨郑耀先培养的这个宫庶太优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