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财富网-生活频道

生活首页
社会百态 情感生活 娱乐八卦 体坛靓影 爆笑图文 军事历史 旅游趣闻 健康人生 育儿经验 IT世界 汽车风云 地产动态 小常识 安全知识

财产保险合同中的受益人是谁?怎么判定?(2)

2018/7/31 16:34:14 华律网

  案例二,徐某于2015年3月在成都某汽车4S店按揭购买小轿车一辆并在B保险公司购买车损险,约定第一受益人为C按揭银行,同时将该车抵押给C银行。同年4月23日,徐某驾驶小轿车与吴某驾驶的中型货车相撞,造成两车受损,后经交警大队认定徐某负事故全部责任。经过定损,徐某的车辆损失为47000元,C银行起诉至人民法院,要求B保险公司给付保险金。

  法院经审理认为,受益人制度根据《保险法》第18条的规定仅存于人身保险合同中,本案车损险系财产保险合同,在该保险中约定第一受益人不符合法律规定,且C银行并非车损险保险合同的相对方,不享有保险利益,主体资格不适格,遂裁定驳回C银行的起诉。

  在该案中,审理法院依旧坚持了财产保险合同中无受益人的观点,但笔者认为车损险不同于交强险显著的公益性特征。虽然《保险法》第18条仅规定了人身保险合同中的受益人制度,但并没有对在财产保险合同中是否存在受益人制度作出禁止性规定,在约定车损险受益人时亦不存在银行利用自身的优势地位或者利用格式条款故意加重、限制投保人的责任等情形,应当结合《合同法》第44、52、53、55条认定此类约定有效。此外,对于投保人如何处分自己的期待利益,应当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

  如果允许当事人在车损险领域指定受益人,那么在诉讼过程中,各方当事人的诉讼地位应当如何列明又成为一个需要正视的问题。

  笔者认为车损险投保人以及指定受益人如银行均有权作为原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且另一方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6条的规定,对是否应由自己获得保险金均有独立的请求权。如案例二中的银行提起诉讼,投保人可向受理法院提起诉讼,由人民法院对投保人指定银行为受益人的约定进行实质审查,是否属于投保人在自由状态下作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对保险金的归属依法作出裁判,而非简单的驳回起诉。同理,投保人提起诉讼亦然。

  综上,在财产保险合同中是否允许受益人制度的存在,其效力应当如何认定并不能一概而论,应考察具体财产保险险种及相关法律法规出台的立法目的,结合实践的社会及法律效果进行综合考量,而非简单的否定其效力。因现行法律亦无明确规定,导致各地法院裁判不统一,有损司法的权威性,希望有关机构能够尽早完善相应制度,指导司法实务。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