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财富网-生活频道

生活首页
社会百态 情感生活 娱乐八卦 体坛靓影 爆笑图文 军事历史 旅游趣闻 健康人生 育儿经验 IT世界 汽车风云 地产动态 小常识 安全知识

天价的冬虫夏草有毒,要钱,还可能要命

2017/12/6 14:11:03 生活网 http://life.southmoney.com

  很多人对于冬虫夏草可能有两个印象:贵、补。

  然而我要严肃地告诉你,冬虫夏草不仅没有保健效果,反而含有有毒物质。

  花钱买冬虫夏草,其实是在花钱买「毒」药。

  2016 年 2 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对市面上冬虫夏草相关产品的检测检验中,发现其砷含量超过国家安全标准极限值的 10 倍,长期食用会造成砷摄入过量,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

  一个月后,国家食药总局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终止了进行不到 4 年冬虫夏草保健食品试点工作,并将虫草类产品从保健品中除名。

  国家食药总局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通知

  图片来源:食药局官网截图

  (点击图片放大)

  然而一年多过去了,未能通过食药总局保健品试点工作的冬虫夏草,却依旧在市场上作为高端保健品大肆售卖。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里,某电商网站上一瓶重 2 g 的冬虫夏草价格高达 1166 元,而同日周大福的足金零售价不过 355 元 / 克,只及冬虫夏草零售价的 60%。

  一种比黄金还贵的有毒产品,是如何火遍大江南北,跻身「中国三大滋补品」行列,走向神坛的?

  30 年,价格翻了一万倍

  其实,在中国几千年的食补药材发展史上,并没有冬虫夏草的一席之地,甚至在中国传统草药的集大成之作《本草纲目》,都没有关于冬虫夏草的记载。

  直到 200 多年前的 1757 年,清代民间医生吴仪洛在其点评《本草纲目》的个人著作《本草从新》中,将冬虫夏草增补进去,这才开启了冬虫夏草登堂入室的大门。

  冬虫夏草作为传统中草药的历史只有200年

  图片来源:网络

  1974 年,在冬虫夏草的产地青海,冬虫夏草的价格约为 28 元 / 千克。当时的金价约为 11 元 / 克,是冬虫夏草的 390 多倍。

  冬虫夏草价格的第一步突破是在改革开放之后。

  那时,刚刚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有了追求健康的需求,保健品市场开始红火起来。

  1990 年左右,冬虫夏草的均价升到 1000 元 / 公斤。如果不考虑汇率的波动,此时的黄金与虫草价格比,已经由 70 年代的 390 倍下降到了 70 倍。

  随后而来的「马家军」,更是给这次增长注射了一剂「兴奋剂」。

  90 年代初,由马俊仁带领的一批女子中长跑运动员异军突起,光 1993 年一年,「马家军」就连破 66 项全国乃至全世界长跑记录。

  当时马俊仁称,「马家军」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佳绩,关键在于其日常的饮食中添加了鳖精、人参、虫草等保健滋补食品。

  受此影响,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波争吃滋补食品的狂潮。

  虽然很快马家军就陷入了禁药风波,人们发现助力马家军夺冠的可能不是什么传统滋补品,而是现代科学研制的兴奋剂。

  但这已经阻止不了各类保健滋补品的价格飞涨。仅仅过了 3 年,1993 年的冬虫夏草就从 90 年的 1000 元 / 公斤,翻倍为 2000 元 / 公斤。

  名噪一时的「马家军」,最后毁于禁药风波

  图片来源:网络

  1995 年,国家放开了对私人经营冬虫夏草的限制,从此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开始推动它的价格逐年稳步上涨。

  2003 年的「非典」,让冬虫夏草的价格迎来了第一次「质」的飞跃。

  在这场覆盖全民的恐慌,让民众对保健品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一切宣传能够「增强免疫力」的产品都成了救命稻草。

  冬虫夏草在那个略显萧条的春天开始了价格冲刺。

  当非典过后,冬虫夏草借着这一波恐慌和「物以稀为贵」的名由,平均价格暴涨到 1.6 万元 / 公斤,正式迈入「保健奢侈品」行列。

  非典激起的恐慌

  成为了冬虫夏草价格飙升的助力

  图片来源:网络

  当走向神坛的地位确立后,冬虫夏草继续坚持着它「人造」奢侈品的路线。

  广告曝光,炒家囤货,经销商抬价……冬虫夏草不仅越来越贵,也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

  到 2010 年左右,受生态破坏和地震等自然灾害影响,不少冬虫夏草产区减产,行情再次上涨。此时的虫草价格已经达到 21 万元 / 公斤,也就是 210元人民币 / 克。而当年的金价约为 280 元人民币 / 克,二者近乎持平。

  短短 30 年,冬虫夏草就成为了与黄金一样贵重的存在,完成了从草根到高贵的华丽翻身。

  关键年份世界金价与冬虫夏草价格走势对比图

  (单位:元 / 克)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天价背后,虚幻的保健神化

  当然,面对逐渐披上黄金衣的冬虫夏草,不是没有人没提过质疑。

  冬虫夏草是蝙蝠蛾幼虫被虫草菌侵染后的产物,它只是目前已知的 1500 多种虫草中很普通的一种。

  它入药不过短短 200 年的历史,即使在盛产虫草的青海藏区,当地传统藏医药典中也很少用到冬虫夏草,更别说内地的传统医学。

  

  早在 1990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收录冬虫夏草时,就有专业医生提出质疑。进入新世纪后,随着虫草价格走高,学界对于虫草的研究也逐步加深。

  然而这么多年来,几乎所有研究都无法证明,冬虫夏草里含有任何特殊的,对人体有益的成分。

  最初,「虫草酸」被认为是冬虫夏草里最明星的标志成分,被商家大力宣传。

  但很快学界就发现,虫草酸就是常见的甘露醇,是一种很便宜、普通的化工原料,被广泛用于各种食品药品中。治疗便秘的开塞露就含有它。

  一瓶甘露醇,只要几块钱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后来,冬虫夏草又被宣传含有「虫草素」,可能有抗癌效果。

  然而从 2010 年至今,已经有多家专业科研机构发表研究成果,证明无法在虫草中检测出任何虫草素。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王成树课题组于 2017 年 10 月在国际著名杂志《细胞》的子刊《Cell Chemical Biology》发表最新研究成果,证实——冬虫夏草中不含「虫草素」。

  没有保健成分,反而含有有毒物砷的冬虫夏草,就是一个荒谬的骗局。

  

  利欲熏心的商家

  不光是科研机构泼冷水,国家相关的监管机构其实也一直在与冬虫夏草的热潮「唱反调」。

  2001年,卫生部本着环保目的,命令限制冬虫夏草这类国家二级保护物种作为保健食品原料。

  2009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组织专家讨论后表示,冬虫夏草作为食品长期服用的安全数据尚不明确,「暂不建议作为食品原料使用。」

  2010年,国家质检总局加入进来,正式发布了《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

  201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现冬虫夏草类产品存在砷中毒的巨大风险,将冬虫夏草从保健品中除名。

  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

  

  图片来源:官网截图

  (点击图片放大)

  虽然相关机构都在告诫民众谨慎使用冬虫夏草。但面对巨大利润,商家却完全无视,甚至刻意掩盖相关信息。

  众多科研机构的科研成果,也遭到了冬虫夏草行业的「抵制」。

  2013 年前后,中科院微生物所关于冬虫夏草中不含虫草素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曾在业内做过报告,但却在会上遭到业内人士的一致「斥责」。

  2015 年,某冬虫夏草厂家更以侵害名誉为由,把在微博上公布冬虫夏草中不含有虫草素检测报告的国内著名打假人王海告上法庭。

  国内打假第一人王海

  

  图片来源:网络

  一边是极力热炒的价格和市场,一边是商家嚣张的嘴脸,一边是科研及官方谨慎甚至否定的态度……

  冬虫夏草用 30 年时间,被捧上了虚幻的神坛,然后变成了游走在食品、药品和保健品边缘的「黑户」,继续进行着圈钱的勾当。

  直到今天,骗钱的戏码仍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