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财富网-生活频道

生活首页
社会百态 情感生活 娱乐八卦 体坛靓影 爆笑图文 军事历史 旅游趣闻 健康人生 育儿经验 IT世界 汽车风云 地产动态 小常识 安全知识

我国各类精神病患已达1亿 精神疾病就在你我身边

2017/11/28 15:51:05 生活网 http://life.southmoney.com

  我国各类精神病患已达1亿 精神疾病就在你我身边

  社会和环境方面,由于人是社会化的生物,情绪难免受到社会大环境和身边人的影响。从宏观层面来看,《柳叶刀》今年刊文指出,生存压力增大成为中国人精神疾病逐年增加的主要原因,中青年人群承受的压力更加明显。而信仰缺失、个人主义泛滥这些“时代病”导致的内心空虚、目中无人等心态,也是精神疾病的“幕后推手”。

  最近,有关“精神疾病”的新闻引起广泛热议。我们在讨论新闻的同时,越发感觉到许多事件甚至惨案都有心理或精神异常背景。现三位权威精神医学专家跟我们谈谈我们身边的精神问题。

  我国各类精神病患已达1亿

  记者:前不久,“南京宝马肇事案”嫌犯被司法鉴定认定为“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李女士,因男同事在耳边的一次惊吓而出现疑神疑鬼、哭闹、胡言乱语等表现,被诊断为急性应激障碍……最近的新闻事件频频把“精神疾病”这个概念“端”到我们面前,让人产生精神疾病很普遍的印象,请问精神疾病在我国很常见吗?

  杨甫德:我国在1982年和1993年做过两次全国性的流行病学调查,发现精神疾病总患病率由11.3%升至13.47%。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09年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已达1亿人以上。而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今年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人患精神疾病的人口比例至少超过12%。与糖尿病(我国约有1.39亿患者)、心脑血管疾病等慢病一样,精神疾病早已悄悄潜入每个人的生活。其中,中国至少有2600万抑郁症患者,患病率约为5%~6%,在工作人群中约为2.2%~4.8%,而就诊率不足10%。抑郁症患者自杀死亡的风险是正常人群的19倍,重度抑郁患者的自伤终生发生率高达86.8%,危害相当严重。

  记者:我们日常生活中常会说某人有“心理问题”,请问这和“精神疾病”有何区别?

  闫芳:两者的区别在于症状特点、患病时间、严重程度。通俗说,每个人都会有闷闷不乐、郁闷的时候,有些人很快就想开了,但还有人一两周都走不出来,还伴随兴趣减退等表现,甚至不能正常生活,就可能到了疾病的程度了。一般来说,重度抑郁障碍、躁狂状态、精神分裂症、双相障碍等都是较常见的精神疾病。随着社会节奏加快、生存压力增大,焦虑障碍和抑郁障碍越来越多见。

  生存压力和内在空虚是“推手”

  精神疾病时如何发生的?好端端的人为何突然就“神经”了呢?

  闫芳:有的人失恋后,患上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好多人认为失恋是造成其患病的原因,其实失恋可能只是个诱因,激发了他体内的某个“开关”。也就是说,精神障碍的发病与遗传基因、年龄、性别等内因有关,也离不开环境因素的“催化”作用。

  精神疾病与年龄相关性高,总患病情况随着年龄增长而升高。老年人常见抑郁症、老年痴呆等,与神经退行和缺乏社会支持等多方面因素有关;自杀多见于青少年和老年人,可能与他们情感支持较少、情绪调节能力差有关;更年期抑郁症在内分泌激素失调的基础上,加之家人不理解等社会不良因素刺激而起病。

  杨甫德:性别方面,男人和女人的情绪差别很大,行为也有所不同。比如,恐惧时,男人会睁大双眼,女人则紧闭双目;男人落泪往往招致轻视,女人掉泪总能博得同情;男人为了名誉、地位而拼命工作,女人为了家庭和孩子放弃事业;男人遇事喜欢忍着,女人更愿四处倾诉。表现在精神障碍上,女性抑郁症患者的数量约为男性的2倍,女性患者的主要表现是悲伤,而男性患者往往愤怒、易激动,容易被误诊为普通的沮丧情绪。而且女性更容易走出抑郁,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男性与女性患者的自杀比例为4:1。再比如,强迫症的患病率没有性别差异,但男性起病比女性早,而且强迫清洁行为多见于爱干净的女性,而检查行为更多见于重成绩的男性。

  个性对精神疾病的起病也有重要影响。个性是一个人行为方式的总和,跟家庭环境、教育方式等有关。幼年的不良经历就像在心里埋下一个“定时炸弹”,今后遇到挫折就可能引爆。比如,父母脾气坏,动不动就发火,孩子就很难学会控制情绪,长大后多半也是个“暴脾气”;再比如,从小总被跟“别人家孩子”比较的人,成年后会惯性地凡事攀比,失落和不甘长存心中。

  社会和环境方面,由于人是社会化的生物,情绪难免受到社会大环境和身边人的影响。从宏观层面来看,《柳叶刀》今年刊文指出,生存压力增大成为中国人精神疾病逐年增加的主要原因,中青年人群承受的压力更加明显。而信仰缺失、个人主义泛滥这些“时代病”导致的内心空虚、目中无人等心态,也是精神疾病的“幕后推手”。从微观层面看,一个人的戾气或压抑会传染给其他人。比如在地铁里被踩一脚,有人不依不饶,甚至大打出手,事后双方都会有心理创伤,车厢里其他人也会有心理阴影。而患有焦虑、冲动控制障碍、被害妄想的人容易发脾气,与他们有交集的人不可能过得很舒心。

  精神病人暴力行为低于常人

  记者:很多精神病患者的症状并不是很明显,他们大多数时候跟正常人一样。我们是否能在他们伤人或自伤前抓住蛛丝马迹,发现身边的精神障碍患者呢?

  杨甫德:精神障碍最初多半表现为情绪疏远淡漠,不愿意主动接触他人,或者急躁易怒,也可能对家人不够关心理解;其次,有些人原来睡眠比较好,突然睡不着或早醒,往往是精神障碍病情波动的表现;再次,患者可能出现言语上的反常,比如突然问是不是有人骂他了、别人是不是对他有看法,甚至认为别人小声说话就是在议论他。

  记者:发现精神病患者后我们该怎么办?

  马辛:根据《精神卫生法》的规定,如果发现周围有人出现了疑似精神障碍的症状,最好马上联系其监护人或一级亲属,将其送往正规医院精神科进行诊治。《精神卫生法》的颁布与实施明确了精神病人亲属和监护人的义务以及强制收治与管理的合理规范。在国外,政府免费提供专门针对精神病患者的日间病房、治疗公寓等,社区也有很多康复站,监督病人按时按量服药,这种人性化的环境有利于病人恢复,让他们慢慢适应社会。

  精神疾病防控主要依靠政府。目前,我国已将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管理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并积极关注妇女、儿童、老年人、职业人群的心理行为问题。许多地区积极探索重症精神病患者的居家、社区、住院等精神康复模式,让他们更好地回归社会。比如,江苏常州市实行免费给药和住院补助政策,并在社区建设“精神残疾人的日托班”,使当地精神病患者的稳定率由60%~70%升至90%以上。

  记者:国家和社会层面应如何完善精神卫生管理体系?

  马辛:一个完善的精神卫生管理体系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具体来说,国家要从医疗救治、预防控制、精神康复这三方面入手,打造精神疾病三大服务体系。第一要打造省市县三级防控网络,同时培养专业精神卫生服务人员;第二要像国外那样,建立多学科精神卫生服务团队,要包括医护人员、心理康复师、社工,让患者回归社会;第三要多部门联合行动,让民政、残联、公安等部门都行动起来,让贫困患者、老年患者有所依靠;第四要关爱精神卫生从业人员,给予经费补贴。

  特别要提醒的是,要为患者搭建良好的康复环境,让公众认识精神疾病,多包容与接纳,不要让患者“讳疾忌医”。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精神障碍患者,并不能让我们远离精神病。一方面,精神病人并非都有攻击性,没有想像中那么危险。调查显示,重性精神病患者中存在暴力倾向的人约占8%~10%,而将近20%的普通人使用过暴力。也就是说,有暴力行为的精神病患者数量远远低于普通人,社会的偏见和孤立反而让他们更容易受到他人的暴力欺辱。另一方面,根据国内外流行病学数据表明,90%左右的精神病患者可以通过及时治疗、坚持服药和定期回访等方式控制病情。我们每个人都要了解精神卫生知识,客观对待他们。基于你的知识和善意,去接纳与理解他们;多给他们一个微笑,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